江湮

岂慕薄情友,只恋温柔人。

枭阳纪事本末(试阅)【0】

“……长清殿是谁烧的!”

那是一个女人的诘问,声音里饱含着憎恨。白文喜感觉自己被一双手狠狠地掐住了脖子,尖利的指甲嵌入他的皮肤。他起初置身于一片黑暗,眼底却渐渐有火光撩起,木材燃烧发出的噼啪声不绝于耳,灼热感开始在全身蔓延。

不是我,不是我。他一边反驳一边剧烈地挣扎,却惊恐地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,而扼住他咽喉的手不断收紧。

真凉啊。最后他放弃了挣扎,却忍不住胡思乱想。这手真凉,我母亲的手,怎么也捂不热。

令他惊讶的是,那双手渐渐松开了他的脖子,继而轻轻摸了摸他的脸颊,最后温柔地覆上了他滚烫的额头。

“喂,老白,快醒醒,天亮了。”有人使劲晃动他的肩膀。

白文喜睁开眼,瞳孔还有些不适应光...

4 5

不如我们由头来过

——纪念电影《春光乍泄》20周年


曲:电灯胆

词/策:江湮【有玄居】

翻唱:渲染【古道西风】

后期:九音音频工作室

美工:MoreLess工作室


当初也做多种预备

比如原路折归

侥幸自我陶醉

得一身太狼狈


分别后胸腔内蓄积的苦水

愈独自愈有闻到刺鼻气味

睁眼摸瞎话 偏不敢开灯


镂空一个我 背地里怀春 

或者任他走去诱骗众生

宁可随处扎根

他有欲望天分

区别是与我与旁人


若是与我 需营造抵死的气氛

若与旁人 只贪图深情的口吻

猜想他此时又与何人同枕

那人双手可有我温...

24

江云别渭树

将军视角产物。

那只箭稳稳扎进我的心脏的时候,我想,妈的,这箭这么准,看来真是老天爷要我死了。耳边传来副将已经难以用人声来形容的嘶吼,他跟我回白鹭城的时候改穿了一席白衣,文喜的妃子们都说他比我帅。视线所及处他满脸血污不人不鬼地向我冲过来,那样子要让多少待字闺中的少女幻想破灭啊。我仰面倒在地上,突然笑了一下,趁我还有牵动嘴角肌肉的力气,一咧嘴,血顺着我的脸流到我的脖子里。

我想起昨天夜里我还在对着白鹭城的方向发呆,有个士兵给我端来一碗热汤,已经入冬了,良覃平原一到晚上就冷得要死,我下令让士兵们喝一点酒暖暖身子,我自己不怎么喝。刚认识陆树言的时候他不信我不能喝酒,还跟我说将士不都是要“醉卧沙场...

5

师徒

跟师傅学后期的第一节课。偷偷写个段子纪念一下。

要坚持下来啊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师父没有告诉我他的名字。我告诉了他我的,虽然不是爹娘起的那个怂到爆的名字,但确实能代表我的名字,我觉得有点亏。

师父不以为意,瞥了我一眼说你叫我师父就好,你给我五百金铢,我教到你能自力更生,这就是咱两的关系。

我知道师父其实不止我一个徒弟,只是教的时候都是一对一地教,我在墙上刻下心法的时候他站在一旁摇了摇头说,我的其他学生也一边听我讲一边刻,其实我这路数最重要的是练,要融会贯通……我也学着他的样子撇撇嘴,继续刻我的心法。

我和师兄弟们都住在河的上游,师父住在下游...

2

余生指教 HB2冷煜

如可赎兮,人百其身。 


时值深秋,屋外一阵阵西风撕扯树叶的声音,这一年冷得早,十一月尾便天寒地冻冻了个透彻。

屋里烧着炭火,一屋子人坐着,没人敢说话。正中间的酸枣木桌上平摊着一件华贵的戏服,服面上绣着精细的云纹,一看便知是富家公子之类的角色。

任剑辉沉默着,一反常态的严肃。她旁边一人低着头,两只手局促得不知道怎么摆才好,额上沁出细密的汗珠。

任剑辉抿着嘴扫视众人一眼,起身走了。

“诶……”一个清脆的嗓音一声惊呼,席间一个曼妙的身影裹了披肩就追了出去。余下的众人面面相觑,都好似松了一口气。


“姐姐……姐姐你等等我……”白雪仙在后面疾

1 6

【大圣归来同人曲海鲜馄饨组】混沌劫

我发现宣传也蛮累人的。不多说了,戳进来。

http://5sing.kugou.com/fc/14687617.html

1 35

【大圣归来】混沌劫

初版,也许会改但大体不变了。有意向歌姬或歌基可戳扣2069804221  歌姬求御姐声线 后期可以我来找。

唠嗑儿滚床单可戳扣1346534094求扩列

论词论策我都是新人,还望担待。


曲  坠ちない空

词 江湮沙丘


是谁一段戏说

覆一手因果

将世道轮回湮没

要如何逃脱

天不以七窍与我


【混沌】

风雨欲来山河黯

挽一帘水遥挂前川

人鬼 魔仙 一念之间

执笔描凤眼


一枕黄粱作尘土散

平生肆意不得求安

六魄残 ...

9

白日 【UN-GO因果论】

片刻网专题妄想税:http://pianke.me/collect/525201f67f8b9aff1a000004

放在lofter只是为了充门面

王陵牢一是我的小伙伴

我觉得这种程度的小清新还是可以接受的

不喜轻喷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【白日】

I.

“歌声?”结城新十郎努力地想睁开眼睛,但黑暗把他的眼皮牢牢地粘在一起,他似乎睡得太久了以至于“清醒”变成一件如此陌生的东西,熟悉的温暖包围着他,眼前出现了写红色,和黑色掺杂着。“是篝火么?”他习惯性的翻了身,耳边又传来一阵阵的歌声。

“是由子在唱歌吧。”他想。皱了皱眉,由...

1

池袋的咔嗒咔嗒还真是让人怀念啊。唔还有四十分钟,该干什么呢。

哈哈哈每次妄想税的专题有更新都很开心啊。

其实生物作业还没有写完,papa体谅我积劳成疾还让我玩电脑……心里有负罪感了啊哈哈

前两天看了银魂剧场版前一段……好燃好棒!小总真是超级帅!总今天开始小总就是我本命!

小总保佑我小高考不挂科!

2
 
1 / 2

© 江湮 | Powered by LOFTER